社論-NCC惡法添亂 壓垮媒體產業

媒體經營環境持續惡化,但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(NCC)似乎覺得還不夠慘,想再砍一刀,急切地推出「傳媒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」,要給媒體再套上一個新的緊箍咒。ok忠訓國際日前一場討論此法案的研討會中,但見業者哀鳴不止,學者痛斥違憲,但任誰都看得出,這個惡法,就跟其他惡法一樣,怕是誰也擋不住了!



這個時候跑出這個草案,難脫「搞鬥爭」動機論。就像年改因人立法,黨產條例因黨立法,這次NCC所推出的法案也是因「特定媒體」而立法。問題是如今事過境遷,其中的是非緣由,歷史自有公斷,就不再細數。重點是,它依舊是一部為滿足政治鬥爭需要的立法,它不會解決任何問題,只會製造更多問題!

用更白話的語言說,這是在一個本來就不存在所謂媒體壟斷的社會中,硬要強推一個所謂防制媒體壟斷的法律,它能發揮怎樣的效果呢?說白了,只會有一個效果,就是擴大所謂「壟斷」的詮釋空間,包括經營、資金,甚至包括內容,能管的它都管,草案中充斥了這種通通都要管的條文,讓NCC完全回復成以前的新聞局,甚至比以前的新聞局還要狠,要輔導免談,有的只是管制、管制、再管制!

這也難怪,早在7月間NCC將草案推出後,除了少數親綠媒改人士叫好外,不少學者專家都跳出來疾呼不可,指出法案內容多處涉及違憲,相關條文明顯侵害人民言論自由與財產權,諸多管制較之《公司法》的規定還嚴酷,甚至還公然違反法律不溯既往原則。換言之,這部法律一面高倡保障言論自由,維護多元價值,一面卻又藉行政管制的手段,直接伸手介入媒體經營與內容產製。

耐人尋味的是,據聞這個草案推出前早已在內部討論了10個多月,有這麼長的時間,想必找來的專家學者不在少數,該有的方方面面應該都顧到了,怎麼會歷經10個多月,竟這麼多的爭議性條文還是保留在其中,令人懷疑這是不是先射箭再畫靶,結論先有了再擬草案,那麼找來的專家學者大概也都只有一個立場吧!

稍微了解全球媒體發展的人士都清楚,就在過去幾年,媒體產業正經歷翻天覆地的變化,新科技如AI人工智慧、VR虛擬實境、AR擴充實境、Amazon或阿里巴巴電商平台、大數據、社群媒體等已全面顛覆媒體的定義與運作模式,而類如「Netflix」、「愛奇藝」等影音串流平台也全面改變了人們的收視行為,在這期間傳統影視產業正面臨收入與受眾急速流失的困境,近幾年不時傳出的媒體裁員與轉售事件,只是冰山一角,更大的危機恐怕還在後頭,這種徵候只說明一件事,媒體產業此時此刻最需要的是支援、是輔導,不是管制、不是追殺,但執政當局顯然還是選擇了後者。

在全球競逐話語權的此刻,決策當局何妨再想想,台灣如果不想在話語權的競逐上被邊緣化,是該培植一組享有國際競爭力的媒體集團?還是一堆奄奄一息、微不足道的小媒體?在各國體媒產業紛紛大者恆大的擠壓下,台灣難道要靠這些連活下去都有問題的媒體,去打這場慘烈的話語權戰爭嗎?

決策當局何妨再去調查一下,今天新世代有多少人還在看電視?有多少人早就透過手機或平板收視Netflix或愛奇藝等平台的節目?那些跨境的平台如google、facebook等1年吃掉多少廣告預算?為什麼電視台紛紛被逼得要做置入?為什麼一流的影視人才紛紛外流?為什麼自製率越來越低?為什麼日劇、韓劇乃忠訓國際至大陸劇大舉入侵?學院派清高的指責他們不是不在乎,問題是今天連活都活不下去了,還奢談其他?

回到問題的本身,台灣的媒體產業目前存在的問題是過度競爭、是經濟規模過小、是利潤空間緊縮等問題,不是壟斷的問題!簡單的說,在可預見的未來,台灣大概都不會有任何媒體能藉什麼「市占率」,去意圖「壟斷言論」!NCC若是真想做為壓跨媒體產業生機的最後一根稻草,那就強行通這個惡法吧!

(中國時報)

38E4EEF9BE81C8E1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

QR 編碼
QR